近期,各家银行陆续亮出2019年的成绩单。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包头农商银行去年的盈利增幅达到惊人的100倍。

包头农商银行第一大股东北京银信长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2019年年度报告中,公布了该行的主要财务信息。引人关注的是,包头农商银行盈利出现“蹦极”式剧烈波动,该行在2018年净利润暴跌99.63%至70.86万元后,2019年实现净利润7456.7万元,同比增长10423.15%。虽然该行去年盈利出现暴涨,但距2017年盈利1.91亿元相差甚远,依然处于下行通道内。

不仅如此,包头农商银行的股东也存在不小的问题。该行股东包头市慧鑫实业有限公司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包头市大成线材有限责任公司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

值得关注的是,该行第四大股东新尚恒越(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在入股包头农商银行的当年便两次将股权出质,而质权人就是包头农商银行的两家关联公司。

对于包头农商银行关联公司接受股权质押是否存在风险、股东是否存在抽逃资金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与包头农商银行取得联系。该行工作人表示“要向领导汇报后再能给予答复”。但截至发稿时为止,本报记者没有收到该行的回复。

盈利“蹦极”式剧烈波动

包头农商银行前身为有着60多年历史的包头市郊区农村信用社。2014年5月9日,包头农商银行正式挂牌成立。包头农商银行注册资本10.0019亿元,下设53家分支机构,覆盖包头市区及城郊。

记者注意到,目前包头农商银行仅对2018年的经营状况进行了披露,2019年度的报告还没有发布,但该行第一大股东北京银信长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年报中公开了包头农商银行的主要经营数据。截至2019年末,包头农商银行资产规模大幅收缩,总资产为239.27亿元,较2018年减少72.55亿元;总负债216.31亿元,减少72.65亿元。此外,该行2019年营业收入11.84亿元,同比微跌2.02%,同期净利润涨幅惊人,达到10423.15%。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去年包头农商银行营收并没有大幅增长,为什么净利润却出现暴增?其实,从该行近3年来的数据变化可以给出答案。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该行盈利达到高点,为1.91亿元,同比增长71.8%;2018年该行盈利断崖式跌至70.86万元,同比暴跌99.63%;2019年,包头农商银行在营业收入较前两年变化不大的情况下,收获净利润7456.7万元,较2018年暴增10423.15%。

显然,包头农商银行2018年净利润暴跌后基数过低,是去年盈利增幅惊人的重要原因。进一步看,该行之所以出现这种“蹦极”式的剧烈波动,根源是不良贷款出清造成的。具体来说,2018年,根据监管部门的要求,商业银行需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记入不良贷款,严格落实贷款五级分类。在严监管的大背景下,包头农商银行的资产质量同样面临不良出清的考验。当年,该行不良贷款余额较年初增加3.57亿元至5.87亿元,占比增加2.75%,不良贷款率升至4.92%。

对此,包头农商银行董事长陈云翔表示,2018年“做实了不良率”。

受不良上升影响,该行2018年计提贷款损失准备2.41亿元,全年资产减值损失2.42亿元,同比增长708.02%。2018年,包头农商银行营业收入12.08亿元,较2017年增长了19.57%。但在资产减值损失骤增的影响下,包头农商银行2018年净利润仅为70.86万元,暴跌99.63%。

再看包头农商银行2019年的经营状况。虽然北京银信长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披露该行的数据较少,但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等指标与2018年的数据对比可以得知,该行2019年营业收入和2018年相比变化不大的情况下,净利润却出现骤增,那么只能是包括资产减值损失在内的营业支出大幅减少。也就是说,在该行2018年“做实了不良率”后,去年计提拨备的额度远少于2018年。

由此可见,包头农商银行盈利出现“蹦极”式剧烈波动的罪魁祸首是不良贷款。

股权质押或存风险

包头农商银行除了经营方面波动较大之外,该行股东质量也参差不齐。其中,包头市慧鑫实业有限公司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包头市大成线材有限责任公司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

此外,该行第四大股东新尚恒越(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股权出质也颇为蹊跷。天眼查显示,新尚恒越(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10月9日,主要经营范围为技术开发、技术服务、技术咨询、技术转让等。2016年12月29日,该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及监事发生变更,同时注册资本从50万元变更为6亿元。记者注意到,该公司年报中关于营收和利润等资产状况的信息全部选择不公示。而社保信息中,缴纳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等均显示为0人。

2018年2月,新尚恒越(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成为不同农商银行的股东,持有该行9638.58万股份,占比8.78%。

但在2018年12月,新尚恒越(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将持有的包头农商银行股权出质,质权人为包头市银工置业有限公司,出质股权数额并没有公布。事实上,早在2018年3月,新尚恒越(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便将8800万股包头农商银行股权质押给内蒙古融金资产管理运营股份有限公司。也就是说,新尚恒越(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在入股包头农商银行的当年,便将绝大部分甚至全部股权质押。

一位不具姓名的银行业人士表示:“监管部门曾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其中一项就是严查股东虚假出资、出资不实、抽逃或变相抽逃出资,如果银行的股东存在这些行为,将受到严厉处罚。”

公开信息显示,质权人内蒙古融金资产管理运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融金资管公司”)和包头市银工置业有限公司都与包头农商银行关系密切。

其中,融金资管公司不仅与包头农商银行互持股份,公司董事长和监事会主席同为包头农商银行监事;公司董事、总经理原为改制前的包头市郊区农村信用社的股东和董事,现在仍是包头农商银行的股东。

而包头市银工置业有限公司都与包头农商银行的关系更为直接。股权穿透显示,包头市银工置业有限公司由包头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出资1000万元发起设立,持股100%。公开信息显示,包头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是包头农商银行的分支机构,负责人是孙玉国。记者在该行2018年度报告中看到,孙玉国是包头农商银行党委委员、工会主席、监事长。曾任包头市郊区农村信用联社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和主任,及本行党委委员、行长。

此外,包头市银工置业有限公司监事陈瑞春也是包头农商银行的股东、监事,并任该行机关党总支书记兼工会副主席。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5月,包头市银工置业有限公司还以中标人的身份出现在包头农商银行的招标结果公示名单中。包头市银工置业有限公司在包头农商银行营业网点大堂经理助理劳务服务外包项目招标中,战胜其他竞标人获得第一名。

对于新尚恒越(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将包头农商银行股权出质给该行关联公司是否存在风险等问题,包头农商银行没有给予回复。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包头农商银行虽然没有直接接受本行的股权作为质押,符合监管要求,但通过分支机构、控股公司等方式接受股权质押的操作的行为,从审慎经营的角度来说,事实上和直接成为质权人所承担的风险是一样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