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一个国家的力量在于微观主体的创造力和活力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王小璟

中国资本市场的年度盛宴——由《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2019第八届中国上市公司高峰论坛”今日(11月8日)在成都开幕。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著名经济学家陈文玲发表了题为“国际经济形势与中国新旧动能转换”的主旨演讲。

陈文玲把当前世界经济的特点总结为“四低”、“两高”。四低即:低增长、低通胀、低利率和低收益。两高即:高债务、高杠杆。同时,陈文玲指出,最大的机遇就在于新一代的科技革命、新一轮的工业革命,新一轮的经济全球化。

此外,陈文玲指出,中国企业面临着机遇,也应该直面挑战,我们的企业竞争力上面还亟待提升。她强调,一个国家的力量在于微观主体的创造力和微观主体的活力。中国的企业不能沉醉于现有成绩,而应该研究在世界市场上,获得财富最多的企业的真正密码是什么。

当前世界经济特点为“四低两高”

作为知名经济学家,陈文玲对当前世界经济的特点总结为“四低”和“两高”。

具体而言,“四低”首先一个就是低增长。WTO组织对世界贸易的预期从原来预测增长3.7%调整为2.6%;世界的外商直接投资2017年下降了23%,2018年下降了19%,今年前三季度下降了18%。因此,低增长是世界经济的第一个特点。

再一个就是低通胀。所有的国家基本上处于低通胀之中,中国虽然前一段时间猪肉价格上涨,但实际上通胀指数并不高,美国则更低。一般来说,宏观调整目标包括量化宽松目标都是通胀超过2%,但是现在没有超过。

第三个是低利率,甚至是负利率。美债收益率曲线三个月期和三十年期收益率发生倒挂,也就是说存三十年的利息比存三个月的利息还要低。

最后一个是低收益。企业普遍感觉现在挣钱很难,投入产出率很低。以上这“四低”成为困扰世界经济的标志性困难。

“两高”其中一个就是高债务。全球债务规模达到247万亿美元,而全球GDP总量不到80万亿美元,也就是说债务规模是GDP总量的三倍还多。

第二个“高”是高杠杆、高泡沫,但是我们的股市杠杆率并不高,现在股市没到3000点,超过后也很快就下来了。陈文玲认为,“中国股市还有很大发展空间,现在是低点。即便还有更低点,也低不到哪儿去。”

陈文玲表示,如果中国、美国关系能够重回合作轨道,对世界经济,对“四低”“两高”会起到暂时缓解的作用,经济会有反弹的机会。

世界经济虽然面临着种种困难,但陈文玲也指出了其中蕴含着的机遇。陈文玲坦言,最大的机遇就在于新一代的科技革命、新一轮的工业革命、新一轮的经济全球化。也就是第四轮科技革命、第四轮产业革命、第四轮经济全球化三者交织在一起扑面而来。

陈文玲特别指出,下一代信息技术迅速发展。今年5G商用牌照已经发放,华为现在已经有60多个国家的订单,发展速度非常快。

我国移动支付率已达到94.7%

说回中国经济,陈文玲动情地表示,中国经过数十年的发展,成为了一个受世界尊重,在世界上发挥重要作用的国家。她认为,这样成就最重要的一点原因就是市场经济体制使微观经济主体得到再造,微观主体成为市场经济最活跃的要素和基因。而上市公司是这些基因中最健康的,或者说最活跃的、繁殖能力最强的基因。

陈文玲表示,我们70年取得的成就是举世瞩目的。她强调了四个方面的标志性成就,第一是摆脱了贫困,中国的营商环境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对外开放的大门越来越大,中国出台了一系列对外开放政策,还建立了18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加上国家级经济开发区、国家高新技术开发区和国家级新区,我们有一批创新的高地、有一批人才的高地、有一批战略的高地。

第二个是现在中国的创新能力。我们原来是排在70多位,然后从2017年排到世界第17位,2018年排到世界第14位,中国在发展中国家里面排位最靠前,说明中国的创新能力得到非常大的发展。

第三个是中国在跨国公司五百强中今年有着标志性的变化。原来的跨国公司五百强(指销售规模),十年前我们国家一个也没有,2018年首次超过美国,在五百强中中国占了129个,美国占了121个。

第四个标志性的就是中国和美国在数字经济发展中并驾齐驱。美国是数字经济的发端,原创性方面美国占优势。我们是数字经济、场景应用、商业模式创造占绝对优势。“大家都知道,我们过去必须用现金结算,2017年,我们的移动支付率就已经达到了77.2%。按照国际组织的分析,我们现在移动支付率已经达到94.7%,人民银行已经开始推出主权加密货币,货币的数字化呼之欲出。在新的这种结算体系中,新技术会爆发出巨大的活力。”

陈文玲进一步分析称,中国消费潜力的激发,包括消费的回流都和数字经济发展有直接的关系。她表示:“中国原来是世界最大的工厂,现在是世界最大的市场,我们还要说,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创新策源地。”

美国获取超额利润的密码是科技发展

“中国的这种市场红利,会持续释放很多年。”陈文玲认为,中国未来会通过数字经济的发展,把中国市场和世界市场连接起来。中国的贸易会走向线上线下相融合的贸易,或者是贸易品的数字化,或者是贸易的数据化。这些的实现,加上中国搭载的大平台、中国完整的制造业体系,中国市场有望成为世界贸易的中心。

中国企业面临着机遇,但也得直面挑战。陈文玲指出,我们的企业竞争力上面还亟待提升,虽然有很多突破,但全要素生产率目前仅为美国的43%。如果到2035年能达到美国的65%,就是极大的进步。

美国制造业占经济总量只有11%,制造业总值占世界制造业的15%左右。美国为什么还能赚钱?陈文玲认为,美国的科技发展是获取超额利润的密码。

美国科技企业的无形资产已经占到美国企业资产的26%,美国通过知识产权保护,通过创新获得的垄断利润,目前占上市公司中技术密集型企业60%的利润。美国的全要素生产率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资本市场。

演讲的最后,陈文玲表示,我们中国的企业不能沉醉于现有成绩,也不能沉醉于上市企业的身份,而是要研究世界市场上,获得财富最多的企业的真正的密码是什么,他们靠什么获取财富、获取利润。

最后,陈文玲总结,一个国家的力量在于微观主体的创造力和微观主体的活力。如果没有微观主体的再造,我们会受到重大损失。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