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延云 全国政协委员,千喜鹤、禧云国际董事长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开展消费扶贫行动,支持扶贫产业恢复发展,推进脱贫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全力让脱贫群众迈向富裕。

我从2017年以来,在参与全国工商联组织的消费扶贫实践中,往返北京和贵州毕节23次。从国家“万企帮万村”精准扶贫行动启动以来,我们就开始在贵州开展扶贫工作。在2018年,我们助销当地农产品7亿元,2019年达到了22亿元,带动和帮助了20多万农民脱贫致富。

消费扶贫确实是民营企业参与脱贫攻坚的一个有力抓手,也是贫困地区脱贫致富的一条重要渠道,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发现,我们距离建立一个可持续的消费扶贫机制,还存在一些瓶颈亟待解决。

我到贵州威宁县的第一天,就面临着11300吨马铃薯的销售问题,副县长告诉我,如果短期内找不到销路,马铃薯就会大批烂掉。在威宁的头三天,我们发动了300多员工帮助销售马铃薯。

这种“应急式”的消费扶贫只是一个缩影,这一现象也反映出一个问题:消费扶贫的动力主要来源于行政力量和公益机制的推动,依赖于中间动力的牵线搭桥,直接基于消费者的内生动力不足。

我们在实践中,认为贫困地区农产品销售还存在种植不成规模、销售标准粗放、缺乏可持续销售渠道、品牌意识薄弱、冷链物流成本高昂等问题。在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最终导致贫困地区农产品缺乏市场竞争力,消费者也缺乏足够的动力去购买消费扶贫产品。

因此,为推动消费扶贫能够健康、深入可持续地开展,我们建议,一是要改善和提升贫困地区生产供给能力,发展订单农业,上品种、上规模、上质量、上品牌,从源头上夯实消费扶贫基础。

二是要补齐贫困地区消费扶贫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的短板,例如在当地建设农业电商产业园,立足本地、面向周边、辐射区域,形成质控、物流仓储、研发新品、包装设计的服务链条,深化消费扶贫产品的供应链能力,确保运得出、卖得出。

三是要深化消费扶贫产品的市场能力,引导和推动电商平台与有产业基础的贫困地区建立合作关系,将当地农产品加入到全国消费者的日常购买清单中,消除市场壁垒,变“扶贫产品”为“生活必需品”,激发源自于消费侧的内生动力。

四是要加强消费扶贫产品的品牌力建设,可以在产业基础较好的贫困地区以“市县长直播”等方式,由当地最有影响力、公信力的人员,通过电商平台向全国消费者推介本地特色农产品。这不仅可以为当地农产品做出价值巨大的品牌推介效应,也可以提升当地党政干部、企业和农民的“触电”意识和水平,为可持续的消费扶贫打下良好基础。

最后,我们还要打造一支懂生产、懂品牌、懂市场、懂营销、懂标准的农民企业家队伍,可以由政府主导推动,联合电商平台进行系统培训、大力扶植、重点培养、有计划地帮带。只有贫困地区本地农民企业家的数量达到一定厚度时,才能从根本上脱贫,乡村才能得到振兴。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