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1日,绿城中国发布公告称,宋卫平先生应要投入更多时间发展个人业务等原因,以辞任董事会联席主席及执行董事资本公告日期起生效。李清岸先生及李永前先生因工作调动,各自均以辞任执行董事,自本公告日期起生效。

辞任后,宋卫平先生仍会担任绿城规划设计委员会名誉主席,除此之外不再与本集团担任任何职务或职位,李清岸先生及李永前先生亦不在与本集团担任任何职务或职位。

接棒宋卫平担任董事会主席的是张亚东。宋卫平说,自己庆幸没有留下一个千疮百孔的绿城,事实果真如此吗?

《商学院》记者注意到,2018年绿城年度报告显示其规模净利润为10.03亿元,同比下降48.18%。2019年上半年绿城集团累计取得总合同销售面积约403万平方米,总合同销售金额约743亿元,同比减少约1.46%。《商学院》就上述数据及绿城未来的发展,向绿城发去了采访函,但绿城方面并没有正面回答记者的问题,只是就一些问题给了些资料链接。

人事调整

宋卫平卸任是绿城此番人事调整最引人关注的一点。除宋卫平卸任之外,刘文生同时退任联席主席职位,由张亚东接任董事会主席;原董事会成员李青岸、李永前辞去执行董事职务;在非独立董事人事变动中,绿城老将郭佳峰作为宋卫平的股权代表并担任执行董事,吴天海作为九龙仓集团的股权代表担任非执行董事,刘文生、周连营、耿忠强、李骏作为中交集团代表担任绿城中国执行董事。

值得关注的是,在获委任董事会主席之前,张亚东已辞去在中交集团内部行政职务,以职业经理人身份走马上任。2018年7月,张亚东受中交集团委派由中交集团进入绿城董事会团队。

中交人员进入绿城管理团队起于中交成为绿城第一大股东。2014年末,中交集团以总价60.148亿港元购得绿城24.288%股权,同九龙仓集团共同成为绿城第一大股东,次年3月,绿城发布公告,宣布中交集团派出人员进驻绿城董事会管理团队,至此开启绿城团队与中交团队共同管理绿城的新模式。

高层人事发生变动,基层团队似乎也面临巨大调整。据媒体报道,在董事会人事调整前,绿城曾于7月8日签发《关于发布人员配置指导意见的通知》,意在精简人员配置,整合职能部门,以降低绿城管控层级、缩短审批流程、提高工作绩效。具体内容涉及“实行三级架构、两级管控、人员配置紧凑精干整合原则;原则上不设置本体建设投资管理、运营管理、财务管理等专职岗位,由公司本部相关人员统筹兼任;加大兼职兼岗力度、跨组织层级兼职、不设专职助理”等内容,据此,引发外界关于绿城或将大幅裁员的猜测。

裁员的消息是否属实,裁员的具体原因及规模是多少?对此,绿城集团并没有正面回复《商学院》记者的问题,以有的问题并不成立为由拒绝回答。

根据绿城2018年年度报告公布的行政开支来看,2018年绿城的行政开支总额为38.95亿元,同比增长36.2%,其中,人力资源成本为最大一单支出,金额为18.34亿元,同比上升41.1%,占行政总支出的47%。报告指出,人力资源成本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土地储备较多,开发项目增加。数据显示,绿城集团2018年土地储备总建筑面积为3247万平方米,项目新增总数37个。

绿城会不会裁员,裁员对绿城来说有什么影响?财经评论员严跃进向记者提到,裁员并不是一个负面的消息,对绿城而言,裁员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一方面房地产行业确实处于下行状态,很多大型房企当前都在精简机构,适当裁员有助于防范部分在岗不尽责的风险。另一方面,绿城内部存在组织架构调整,通过人才结构调整,能够配合绿城事业部重建。

销售业绩下滑

根据绿城官方于7月5日发布的未经审核销售数据显示,2019年6月, 绿城与附属公司连同其合营企业及联营公司共销售3508套,面积达到50万平方米,销售金额为115亿元,销售均价约为23074元/平方米。至6月底,绿城集团2019年上半年累计合同销售面积约为197万平方米,合同销售金额达到494亿元。除此之外,2019年上半年,绿城集团代建项目累计合同销售面积达到206万平方米,合同销售金额约249亿元。

通过查看2018年度报告,绿城官方给出的解释为“基于市场环境变化,计提的减值亏损拨备对股东应占利润的影响较2017年增加6.51亿元;以及因人民币贬值对集团若干外币借款计提未实现汇兑净亏损4.88亿元”。

综合绿城2018年报及2019年上半年的各项数据,是否能够揭示集团下半年的业务发展势头良好,集团提到的各项原因是否会成为影响绿城集团资金状况的重要原因?财经评论员严跃进向《商学院》记者表示,这种情况(销售金额同比减少约1.46%,业绩下滑)是绿城高端房地产项目本身的特殊性、房地产市场降温、限价政策,以及绿城集团内部人事调整变动等综合因素造成。其总体走向还是要根据绿城实际发展来评定。

严跃进认为,对于绿城集团来说,目前应当尽快梳理各项关系,包括宋卫平和绿城的关系、绿城和蓝城的关系、绿城和中交的关系。关系不厘清,会导致外部对于绿城内部当前的改革不清晰,干扰供应商和投资者的预期,进而反作用于业务成绩。

在谈到绿城当下发展时,中南民族大学管理学院教授余序洲对《商学院》记者提到,宋卫平卸任联席主席,张亚东脱离中交体制内身份,成为职业经理人接管绿城,能够对绿城文化及管理产生良性影响。在房地产行业,定位高端建筑、超高层建筑的企业需要经济预期加持,如果经济下行,增速变缓,就容易面临市场萎靡不振的局势。要顺应经济形势发展,探索多样化业务。

目前,除了公司公告之外,新的人事变动还未在绿城的官方网站更新。截至发稿前,当记者打开绿城的官方网站时,组织架构一栏中的宋卫平、刘文生仍然是董事会联席主席。在绿城的史册中,宋卫平对绿城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是无法跳过的一章。

后宋卫平时代绿城何去何从?

绿城董事会主席张亚东

绿城董事会主席张亚东

绿城有着深深的宋卫平烙印,如今迎来了后宋卫平时代,接棒者张亚东重任在肩。

在同记者沟通时,严跃进特别提到了绿城对品质及客户服务方面的追求。他认为,宋卫平卸任之后,绿城需要持续保持对楼盘质量及客户服务的严要求。

余序洲向《商学院》记者提到,在地产高速成长时期,宋卫平先生的个人特质作为重要因素之一,带动绿城走向辉煌,企业本身也带有鲜明的创始人个人风格。当房地产告别高速发展时期、经济下行时,对于企业自身的文化、制度会提出更显性的要求。人事变动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为绿城的企业文化和管理制度带来不一样的融合与发展。

在问及绿城接下来的发展规划时,绿城公关部工作人员并未直接回复,而是向记者推送了绿城官方的一条链接,内容提到了以2019年为开局元年的三年规划,包括建设“共赢机制”、“六品(品格、品行、品质、品相、品牌、品味)绿城”、“七弦(本体弦、产品弦、服务弦、投资弦、运营弦、财务弦、产业弦)管理”、“特色品质”、“底线思维”、“有质增长”等关键内容。离开创始人的绿城中国将如何发展,会拿取得什么样的成绩,《商学院》记者将持续关注。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