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官员或许普遍认为不太可能很快对利率政策做出调整,但他们周一在评估何时为加息的恰当时机时,对金融风险的担忧程度却存在分歧。

美联储官员或许普遍认为不太可能很快对利率政策做出调整,但他们周一在评估何时为加息的恰当时机时,对金融风险的担忧程度却存在分歧。

在去年连续三次降息后,美联储官员在上个月的会议上维持利率不变,并暗示他们预计在2020年之前将保持政策稳定,使美联储在美国总统选举年保持观望。

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博斯蒂克表示,联储升息面临“高门槛”,因有必要提高通胀率,并防范通胀预期下滑。他认为,直到通胀达到联储设定的2%的目标,且经济中呈现出过度举债或金融不稳定的“系统性”证据时,他才会考虑加息。

博斯蒂克表示,由于没有经济过热的迹象,美联储可以“坐视不管”,让经济保持增长。

“要让我们的政策更加紧缩,这将是一个相当高的门槛,”博斯蒂克在对亚特兰大扶轮社的讲话中表示,“我们将让经济运行,并运行到足以推动通胀(升高)的热度,达到一个我们感到舒适的水平,且这个水平不会对预期构成威胁。”

企业和家庭对通胀将下降的预期被认为是价格疲软和经济增长缓慢的前兆,这种情况曾给日本造成困扰。

在约八年物价涨幅低于其2%的目标后,联储官员称,他们将非常认真的对待可能失去公众信心的风险。

不过,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周一表示,官员们需要警惕物价和就业市场增长可能快于预期的风险,同时也要防范持续的低借贷成本可能导致资产价值(尤其是房地产)过度膨胀,为崩盘埋下隐患。

罗森格伦曾投票反对联储去年的三次降息决定。他周一指出,即使目前通胀看起来低迷,但在失业率和利率都异常低的情况下,联储在分析经济时几乎没有经验可以借鉴。

”对于这种利率长期低于估计的均衡水平,与此同时,失业率处于历史低位的情况,央行官员并没有多少历史经验可以借鉴,”罗森格伦称,“因此,我们希望对任何可能出现的风险保持警惕。”

评估金融风险

决定如何分析金融风险,以及在多大程度上重视这些风险,将是美联储未来几个月辩论的一个关键问题。

在最近的一次经济会议上,美联储前主席耶伦呼吁联储开发替代工具,以解决金融稳定问题,使利率决策能够基于就业和通胀——即国会授权给联储的两大职责。在当前环境下,这可能意味着保持低利率,以鼓励企业和家庭支出,从而支持持续的就业增长。

在去年实施三次降息后,联储官员表示,除非经济方向出现重大变化,否则他们确实不太可能提高或降低借贷成本。虽然这是决策者的一种共识,但也有像罗森格伦这样的官员认为,提高利率或许是适当的,可以通过防止高风险借贷来防范未来出现更糟糕的结果。

博斯蒂克也认为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但在与其所在地区银行家和投资者交谈时,他表示,目前发现的似乎仍是个别问题。

“我每天都问自己的是:你是否看到了风险敞口的集中性增加?有什么正在发生的事情是我需要担心的?”他说。“几乎所有人都表示,某个城市的某个社区正在发生这样的事,但问题似乎没有蔓延。”

年内降息三次?

瑞士财富管理公司瑞银预测,美联储可能会在2020年降息三次。这一观点与许多其他投行保持利率不变或今年仅降息一次的预测大相径庭。

瑞银全球经济研究负责人阿伦德·卡普汀(Arend Kapteyn)周二表示,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贸易战中实施的关税将使美国的经济在2020年上半年的同比增速拉低至0.5%。

美国上一次是在去年9月份提高了对中国商品的关税,中国随后采取了对等的报复措施。由于双方同意敲定所谓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原定于12月加征的进一步关税被推迟了。

卡普汀表示:“我们认为,这些关税损害将导致美国经济增长下降……这实际上将引发美联储今年三度降息,这与共识相去甚远,所以没多少人相信。”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的FedWatch工具显示,美联储在9月之前维持利率不变的可能性超过50%。在11月和12月的政策会议中,这一可能性分别降至47%和40.5%。

卡普汀指出,美联储官员几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的意愿,会议纪要表明他们处于“舒适的状态”,并希望在重新评估其立场之前希望“数据大幅下降”。

“我们认为他们将会看到经济减速,因此,我们正在考虑可能在三月份首次降息,但我们需要确切地看到……增长动力的丧失,”他说。

卡普汀仍然强调,关税的影响可能只是暂时的,美国不会陷入衰退。

他说:“尽管我们经历了经济大幅放缓和削减开支,但我们不认为经济会陷入衰退。”“因此基本上是暂时的中断,很快就会过去,然后一切都会回归趋势。”

通胀指标

在过去7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通胀率都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而最新公布的扣除食品和能源价格后的通胀率数据显示,截至11月份的12个月里,美联储的通胀率仅增长了1.6%。

纽约联储周一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美国消费者对未来一年的通胀预期12月小幅上升。

消费者通胀预期是美联储衡量在多长时间内维持利率不变的指标之一。调查显示,未来一年通胀预期中值上升0.1个百分点至2.5%,未来三年通胀预期维持不变,仍为2.5%。

美联储目前预计在可预见的将来,利率将维持不变,部分是因为几乎没有迹象显示通胀率将上升。过去几年里,美联储看重的通胀指标持续低于2%的目标。

美联储决策者转而开始担心通胀预期已被锚定在过低水平的可能性,这本身就可能给美国经济带来风险。10月纽约联储调查中的两项通胀预期均降至2013年调查开始以来的最低水平,未来一年和三年的通胀预期分别为2.3%和2.4%。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